宜昌三峡旅游热线:

0717-6696298

三峡游客中心网上营业厅 长江三峡一日游 西陵峡最美三峡

九畹溪:既是文化又是风景

九畹溪漂流观光郑之问(宜昌市三峡坝区工作委员会)2015-10-06
[导读]九畹溪风景区是长江三峡黄金线上崛起的一颗新星,自上个世纪90年代后期开放接待游客以来,每年都有数十万人来此游览。
 一
九畹溪是西陵峡南岸的一条几十公里长的小河,说她是风景,对于很多人来说已经不觉得诧异了。九畹溪风景区是长江三峡黄金线上崛起的一颗新星,自上个世纪90年代后期开放接待游客以来,每年都有数十万人来此游览,这个集探险、休闲、观光为一体的风景区,著名作家刘醒龙说过,“若思三峡,当游九畹,乘一瀑清泉,飞流直下,耳畔里时时飘来古韵民歌,还有哪里找寻得到?”
九畹溪漂流极具魅力,漂流河道分上下两段,上段惊险刺激,滩上飞舟,激情四射,碧水迂回,两岸绝壁林立,船在水中漂,人在画中游,“男人一路欢笑,女人一路尖叫”。下段为静水的休闲观光漂流,水深百米,碧波悠悠,两岸绝壁相对耸立,48座山峰,每座山峰姿态各异,物种非常丰富,坐在双浮筒漂流艇上,沐浴着清新自然的空气,观赏笔峰石、望夫石、猴王寨、百宵图、仙女沐浴等奇世美景;领略原始森林古树、香草、长藤、奇兽的神韵;探索800米问天地缝的幽静神奇。方圆60公里的九畹溪探险游乐区,山高壑深,人迹罕至,猕猴相嬉,雀鹰鸣空。奔腾不息的九畹溪水在十几里长的深山峡谷中,塑造了32道浪花飞溅的急流险滩、28个深不见底的深潭。

九畹溪在全国漂流景点中创下了“年接待量、日最高接待量、日均接待量、年旅游收入”四项第一,成为名副其实的“中华第一漂”,被评为国家4A级景区,被国家体育总局命名为“漂流训练基地”。

每年漂流旺季,游客漂流常常需要提前几天预定。九畹溪漂流河段分为迎兵峡、望夫峡及观音峡三个峡段,自然景点众多,各具特色。临溪一道绝壁上生有众多钟乳石,状如蘑菇,栩栩如生;石缝间山泉喷涌,形成一道飞瀑,名为神牛泉。每逢雨季水大时,飞泉跨河直射对岸,形成一道奇观。这里是山村少男少女谈情说爱之处。当地有首民歌专唱此泉:“妹在水里洗衣裳,哥在对面山上望,望得妹心好慌张,棒槌捶在石板上。”

九畹溪中段,猴王寨与望夫峡临溪而立,两岸多猴群,相传此处为“猴王”居住地,故而得名。笔峰石高约500米,酷似一支倒立溪边的羊毛大毫,颇具“戳笔问苍天”的气概,传说此乃屈原神笔,形象逼真。望夫石似一古装女子背孩临溪而立,形态惟妙惟肖。九畹溪作为风景被越来越多的游客所青睐,每年都有数十万游客慕名而来,流连忘返。当你置身其中,或恣肆超脱于激流之中,或忘情无忌与美景之间,风景似有似无,什么雾霾什么市侩都与自己毫无关系了。风景之于九畹溪莫过于此!


九畹的名字至少已经有了两千多年的历史,说九畹溪是一个古村落,应该没有人会产生疑义。九畹溪是当年屈原修身养性、开坛讲学的地方,他在此地种植了大量的春兰、秋蕙、留夷、揭车、杜衡和芳芷,他在《离骚》中说:“余既滋兰之九畹兮,又树惠之百亩。畦留夷与揭车兮,杂杜衡与芳芷。”他是把自己的美政思想和对故国深厚的感情留在九畹溪了。现在的九畹溪两岸盛产兰中奇品“九畹兰”,相传即为屈原发现和培植,其叶形长剑飘逸,叶片中白外蓝,叶肉光滑细嫩,花香超凡脱俗,被花界视为珍品。现在还有很多地名与屈原作品息息相关,芝兰谷、问天简、坛包、神鬼石、巨鱼坊、求字碑、砚窝台、笔峰石、灵芝岩及问天地缝等等不一而论,不胜枚举。

在九畹溪漂流景区的中段,还有一处极具科学研究价值与观赏探秘价值的古岩棺群,7具棺材搁置在500多米高的悬崖之间,站在溪边,木质已经干腐的棺椁历历在目,考证当为周朝到汉代的悬棺,距今已二千余年,可见这条小河的人类史的绵绵悠长了。

其实,叫九畹溪的河段全长不过20公里,上游由于支流较多,各段都有各自的名字。九畹溪两岸从长江口开始分布有九畹溪、中阳坪、槐树坪3个行政村,1000多户3000余口的人家零星居住在溪河两岸,而且多为颜、王、向、杜等姓,以颜姓最多,追溯起来,九畹溪一带祖先就是这么几家人,也是他们成就了九畹溪文化和风景。

九畹溪村位于长江入口,入口对岸就是著名的牛肝马肺峡和崆岭滩。三峡工程没有蓄水以前,入口处有个一二十户人家的小村子,叫聚集坊,又名聚鱼坊,这里既是一个小码头,过去沿溪是一条通商的大路,进山可通往秭归好几个乡镇,还是通往长阳、巴东等地的必经之地。因为是坊,也是当地渔民捕鱼的地方,鱼坊只有很少几个点,这里水深流急,鱼行鱼道,刚好在此形成鱼坊,地名由此而来。这些人家除了在陡峭的山中零星种植一点作物外,主要以捕鱼和为过往船只服务为生,因为崆岭滩是川江的鬼门关,不论是上水还是下水都会在这里休整一下。

虽说是码头,人来船往,和山里相比也还算热闹,但这儿的人却淳朴厚道。我记得还是刚参加工作不久,一次和县移民局一个叫郝心的干部到聚鱼坊搞了几天的移民安置调查,住在一户只有两个人的村民家里,房子很简陋,但很整洁,保持着峡江人爱干净的习惯。吃住几天,临走时结账,好客朴实的主人好歹不要,最后说我们回去是可以报销的,主人才答应收钱。但是请他写个收据时又出了意外,因为秭归人“郝”、“黑”读音不分,主人把郝心当成黑心,以为是我们骂他,坚决不要钱了。事情过去三十多年了,不知道郝心还记不记得,我总是忘不了那一家人,虽然叫什么名字已经不记得了。

清代有位诗人叫张问陶,大概在九畹溪口住过,写过一首叫《出崆岭峡野泊》的诗,“九畹溪南路,村村露酒旗。众山低可笑,一水淡无奇。出险停舟早,思乡得句迟。远峰如送客,天半立多时。”九畹溪在长江的入口处,是著名的牛肝马肺峡和险滩崆岭,经历了鬼门关的外乡人,看到岸边的人家、流淌的溪水后,那种激动的心情是完全可以想象得到的。

三峡工程的建设,淹没了崆岭滩。从此,川江真正成了一马平川,风平浪静,昔日的险滩不再是大小船只进川入海的障碍。江边的小镇也同时淹没于水下,绝大多数村民作为三峡移民都后靠到九畹溪岸边,从此过上了和过去完全不一样的生活。

标签:九畹溪 屈原文化 峡谷风景
打印

其他九畹溪漂流观光文章

消息

返回顶部